银行同业存单遇冷 日照银行、成都银行等认购不足

  五年前横空出世的同业存单,成为资金传导链里处于中下游的中小银行一个“补血”帮手。但在前期规模的快速膨胀中,同业存单也成为部分机构“钻空子”的工具,引来强监管,同业存单发行量一度萎缩。今年以来,随着银行资本充足率考核的趋严,同业存单再度出现放量,但需求端一时难以消化,加上市场对不断波动的利率仍存观望态度,部分银行遭遇了同业存单认购不足的尴尬。

  

  根据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数据显示,4月16日,有70只同业存单发行,粗略统计计划发行量近700亿元,其中计划发行量最大的是“18宁波银行CD060”,募集50亿元,招商银行、江苏银行、浙商银行和兴业银行各有一只计划发行量超过40亿元的同业存单。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,4月至今,银行累计已发行超过1100只同业存单。

  不过,记者发现,3月以来,有多家银行发行的同业存单未获足额认购,包括渤海银行、盛京银行、柳州银行等多家中小银行,其中有的同业存单实际认购额度甚至低至一成。

  北京商报记者在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看到,日照银行在4月11日发行的“18日照银行CD025”的计划发行量为5亿,但实际发行量仅0.5亿。该存单期限为1年,利率4.85%。“18广西北部湾银行CD076”认购量达到半数,该同业存单期限3个月,利率4.45%,计划发行3亿元,实际发行1.6亿元。“18成都银行CD090”、“18盛京银行CD126”的认购量与计划量比则均在80%左右。据Wind统计数据,半年期及以上期限的同业存单认购率不足的比例达到59.3%。

  

  事实上,最早在2014年,银行同业存单就曾出现过认购不足的情况,彼时遇冷的银行中甚至不乏国有银行和大型股份制银行,遇冷的原因一方面是同期同业存单发行量比较大,加上债券供给比较足,需求端消化不了;另一方面是公开市场操作提供的资金比较多,流动性也比同业存单好,所以削弱了同业存单的优势。

  对于近期部分同业存单再现认购不足现象,业内人士认为,一是3月同业存单突然放量,市场供应充足造成认购冷;二是短期限产品的资金价格一般机构都能够准确预判,但是较长期的产品可能面临的资金利率变化较大,所以多数机构都不愿意持有。

  据Wind统计数据,3月末时同业存单余额已达到历史峰值的近8.8万亿,且3月发行量明显增长。这与业内早前的预测有所矛盾,央行此前明确2018年一季度将部分银行同业存单纳入MPA考核,不少分析认为同业存单发行规模必然会面临缩减。

  为何近期同业存单发行再次“塞车”?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协创中心研究员李虹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,近期银行发行同业存单热情较高,与资产减值准备、资管信托等文件对短期银行资本充足率提出更高要求有关。同业存单是银行的一个主动负债工具,使用起来更加灵活,可以补充银行的流动性,尤其是资金传导链里处于中下游的中小银行。

  

  业内人士认为,银行大规模发行同业存单的现象未来将会逐步降温,经过一段调整过渡,当银行的资产和负债结构适应新的考核标准后,认购不足的情况也会有所缓解。

  “新的考核标准”,即上述提到的同业存单纳入MPA考核。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,今年开始同业存单纳入到MPA考核同业负债一项,不论是同业存款还是同业存单,总的同业负债上限不得超过总负债三分之一。银行可能会调整结构,减少同业存单发行量,转而增加同业存款。

  “另外近一两个月M1、M2增速回落,占大头的一般性存款增长放缓,也会制约同业负债增长,进一步影响到同业存单的发行。”温彬说道,同业存单发行量回到合理规范区间,有助于金融机构去杠杆,减少负债结构中对同业负债的依赖,更好地通过吸收一般性存款,进一步优化资产负债的结构,令银行经营更加平稳,更好地防范流动性风险。

  

  

  北京商报讯(记者刘双霞实习记者朱沛镕)在上周连续四个交易日暂停逆回购之后,央行于本周一重启逆回购操作。对于重启原因,央行称为对冲税期、金融机构缴存法定存款准备金和央行逆回购到期等因素的影响,维护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稳定。此外,值得关注的是,在分析人士看来,目前进入缴税加缴准的高峰期,资金面有收紧压力。

  4月16日,央行官网发布公开市场业务交易公告称,以利率招标方式开展了1500亿元逆回购操作,包括800亿元的7天期、700亿元的14天期。上周,除周一进行100亿逆回购操作外,其余四日均未进行公开市场操作,上周累计净回笼1000亿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4月16日,14天逆回购中标利率为2.7%,较上次上调5个基点;7天逆回购中标利率2.55%,与上次持平。

  3月22日,美联储宣布加息25个基点,将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区间上调至1.50%-1.75%。央行随后跟进“加息”,上调7天逆回购利率5个基点。央行公开市场业务操作室负责人当时表示,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小幅上行符合市场预期,也是市场对美联储刚刚加息的正常反应。

  有分析人士将14天期逆回购利率上调解读为货币政策收紧。不过,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中心主任黄志龙表示,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小幅上行符合市场预期,也是市场对前不久美联储加息的正常反应,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小幅上行反映了资金供求关系,这有利于进一步收窄货币市场利率与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之间的利差,提升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对货币市场利率的传导作用,促进市场主体形成合理的利率预期,对于使得宏观杠杆率稳中趋降的政策目标有一定的作用。

  黄志龙进一步指出,央行对7天期和14天期操作利率要分开上调,主要是因为3月22日美联储加息之后央行一直没有进行14天的逆回购操作,只做了7天期逆回购操作。

  从市场利率表现来看,4月16日,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(Shibor)除隔夜,一周两周外均下行。3个月Shibor跌0.60个基点,报4.1730%,维持在2017年2月10日来的低位。1个月Shibor连跌19日,报3.8210%,创2017年1月24日来新低。

  从长期时间轴上进行观测,年初开始央行逐步向市场注入流动性,缓解了银行等金融机构对资金的需求。一季度资金面出现超预期宽松,故而Shibor利率整体呈下降趋势。这也是自3月中旬以来,中长期货币市场利率出现了一轮持续较久、幅度较大下行走势的原因,其中3个月Shibor连跌25日后,逼近去年7月以来的最长连跌周期。不过,3个月Shibor利率可能到达拐点。

  一位市场分析师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,一季度流动性在央行的“呵护”下整体保持相对高的水平,这是季节性的规律,加上两会等因素,每年一季度央行都会放钱,所以资金面都会相对轻松,并不是今年特殊。

  对于未来资金面,上述分析人士指出,今年二季度开始相比一季度会有收紧的压力。该人士分析,目前进入缴税加缴准的高峰期,从4月16日资金面就可以看出流动性有收紧的压力。央行当天进行了净投放,但是规模不大,因为当日除了有200亿的逆回购到期以外,还有800亿的国库现金到期,因此净投放是500亿元,而缴税和缴准的规模都是千亿元以上级别的,所以说央行的投放相对来说还是比较有限,未来随着缴税和缴准的影响出现,资金面可能会有进一步收紧的压力。

发表评论